追蹤
胡維莘的成長足跡
關於部落格
大家好!雖然我是天空裡最年輕的部落客。
我的部落格也都是我的爸爸和媽媽幫我裝修的。
但是等我長大了以後,我就會好好利用這個園地跟大家分享我的點點滴滴喔!
也請大家常常光顧我爹的部落格:http://blog.yam.com/user/huchijui.html
  • 60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20101025~把拔和維莘的修補之旅

維莘自從上了幼稚園之後,我們的生活便因此而忙碌起來。因為以前有保母幫忙,我們下班之後接到的維莘,都是洗好澡,吃完晚餐的。可是上了幼稚園,這些都得自己來,有時候下班稍微晚些,弄到上床睡覺都已經快要九點十點了。這麼晚睡的結果,就是第二天爬不起來,然後都是在上班遲到邊緣才匆匆送維莘上學然後趕著出門。弄得大家心情都不好。儘管阿丁出生之後馬麻在坐月子不用上班,但是這種混亂的場面依然沒有解決。加上維莘最近在學校的狀況也很不穩定,不是尿褲子就是打同學,導致的結果,就是維莘總是挨打挨罵,我們總是生氣,一家三口(阿丁還算是這場戰局的局外人)的關係壞到了極點。
        
面對這樣的困境,保母主動地伸出了援手(我想她應該是捨不得維莘這樣挨打挨罵),把下課後的維莘接回她家去。而我們又開始可以過著下班回家吃完飯再去接維莘的愜意生活。不過,我總覺得這樣還不夠,因為我和維莘之間的關係還是很糟。王師母建議我可以帶著維莘單獨地做一些事情,保母也順勢建議我帶維莘去動物園走走。於是,儘管當時維莘還在咳嗽,我還是帶著她走了這趟「動物園修補之旅」
        
當天的天氣是個出遊的好時節,太陽不太大,風徐徐地吹,儘管禮拜一動物園中有些館並沒有開放,但是維莘感興趣的貓熊館、企鵝館、兩棲館和夜行館都是開放的,不得不為動物園現在這種輪流週一修館的政策大聲叫好!
        
一開始我沒有直接告訴維莘要帶她去動物園,只是告訴她要去玩,然後就上車出發了。北投到木柵雖然不遠,但是由於出發的時間還是遇到了上班車潮的末端,所以比平常我到政大上課的時間稍稍久了點。維莘倒是還蠻耐得住性子,聽著音樂,哼著小曲兒。
        
到了動物園門口。我跟維莘說:「看左邊!我們今天就是要去這裡~你記得這裡是哪裡嗎?」沒想到維莘卻冷冷地回答我:「動物園喔~你要帶我去動物園喔~為什麼你們(應該是指我和保母她們家)都要帶我來動物園啊~?」當時,我的心還真的涼了半截。
        
雖然嘴上這麼說,維莘還是很高興的。因為我從她迫不亟待要下車的動作可以看出,其實她還蠻想去的。於是,買了票,進了動物園。
        
禮拜一早上的動物園顯得有些冷清,不能免俗地,我們還是先去了熊貓館。貓熊館自從開放以來,我還是第一次來。維莘已經來過一次,還戴著一頂毛茸茸的貓熊紀念帽回來。不過團團和圓圓大概還在剛睡醒的狀態,一隻在室內背對著我們,一隻在樹上背對著我們。繞了一會兒,我們決定先去吃早餐。
        
用餐完畢,我們便步行前往企鵝館。我大概是太久沒有來動物園了(上一次來印象中是維莘三個月大的時候,一晃眼都快三年了),忘記企鵝館到底有多遠,竟然想用走的過去。幸好帶著推車,維莘也很高興地沿路照相,所以雖然有點遠,但走起來還算愜意。
        
我們上一次帶維莘來企鵝館的時候,維莘從進館到出館都是睡著的。但之後保母帶她去過幾趟動物園,加上我們在日本也看過企鵝逛大街,所以,維莘對企鵝並不陌生。可惜的是,今天的企鵝好像被罰站一樣,都沒有下去游泳。我猜應該是快要到餵食的時間,所以大家都在等吃的,要不然,就是當中有幾隻是蠟像吧?
        
沒有等到餵食,我們走出了企鵝館。維莘在館前的企鵝模型旁照了幾張相便回頭到兩棲爬蟲類館。
        
        
        
我沒有想到維莘對這些走路慢慢的烏龜這麼有興趣,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它們在賽跑當中贏了兔子,讓維莘對她們刮目相看?比起其他走馬逛花的動物,維莘在每一個櫥窗前停留的時間都還蠻久的。
        
        
        
到目前為止,維莘的狀況都還良好,不放心的馬麻還打電話來問狀況。不過,當我們出了兩棲爬蟲類館,有一個小朋友正在吃海苔。結果,維莘就開始要吃海苔了。
        
這也是我今天的一大失策,包包中竟然連一樣零食都沒有。於是維莘變開始「獾」了起來。也許是今天我的心理建設比較良好,所以沒有對維莘說什麼,只有默默地推著他,往回走去找海苔。維莘一路上就喊著說:「我要吃海苔~不要看了~我要吃海苔~」幸好我們走的是非洲草原區,那裡的人比較少。
        
一轉彎,出了非洲草原區,剛好有一家薯條店。而薯條也塞住了維莘的口。維莘的臉上才又再度露出笑容。
        
吃完薯條,我看維莘遊興未減,於是在到夜行館之前,又到熱帶雨林區轉了一下。在熱帶雨林區吃著剛買的爆米花,維莘對盪來盪去的猴子頗有興趣。馬麻又打了電話問我們什麼時間要回家。一邊講電話,一邊感受到附近遊客異樣的眼光。我猜想,她們大概以為我是離了婚又沒有爭取到撫養權的單親把拔,好不容易帶著女兒出來,卻又被女兒的媽連環索命叩。(我是不是電視看太多?)不由得讓我對全天下那些深愛著兒女的單親把拔深深感到無比的敬意。
        
夜行館的居民今天頗熱鬧。以往不管何時到這裡,它們很少出來露臉,特別是在昏黃的燈光下,要找到它們其實還有些難度。而今天他們活動的比率還算高,所以維莘也看到了許多以前只有出現書本的動物。
        
往回走的路上,我們又再看了一次貓熊,這次其中一隻還蠻給面子的,不斷地滾來滾去,讓維莘相當興奮。倒是有一個討厭的外國小孩,看到維莘的車子下放著爆米花,便喊著說:「Hei~ Popcorn!」然後竟然伸手拿了幾顆!我當時基於「國民外交」沒有動手,只是大喊:「Hei Hei Hei~」不過他的媽媽倒是幫我打了他一頓,一邊打一邊說:「What's wrong with you?」(我以為外國人都不打小孩的)        
        
離開園區前,我們去拜訪了被冷落許久的無尾熊。想想當初爭相目睹的人潮,和今天門可羅雀的冷清,我想派翠克應該會感到相當難過吧?在門口的麥當勞吃了一包薯條,維莘說要去旁邊的小賣店幫阿丁買一個紀念品。阿丁如果聽到應該會「揪感心」。挑了兩頂帽子,一頂給阿丁,一頂鯊魚帽給維莘。此時維莘已經呈現半彌留狀態,一上車便呼呼大睡了。
        
這趟旅程有讓維莘比較好帶嗎?憑良心講是沒有啦~但經過這次修補之旅,我終於瞭解到維莘的問題並不在於我們有沒有花時間陪她,而是她需要的,是一個能夠理解她想法的爸媽,能夠聽她說,聽她唱,看她跳,隨她跑。雖然我們很難完全跟上她的腳步,但是,我想我們會努力的。所以,維莘,請妳等我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